首页 > 正文

2014年融合性组织创建工作计划

2014-12-11 10:22:59 来源:绿都社区

目前,处在社会转型期的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呈现出稳步发展的势头,城市外来务工人员业已成为中国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外来务工人员作为一个身处城市而又与城市生活和文化有隔膜的特殊群体,如何看待和处理他们的城市融合问题,使他们真正的融入城市生活,确保城市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这是构建和谐社会、促进社会融合的一项艰巨任务。而融合性社会组织作为社会融合的重要载体,是特定时期和背景下的一种新的组织形态。奉化市绿都社区正是一个以外来务工人员居多的这么一个小区,他们在奉化工作生活多年,已然成为“新奉化人”。绿都社区积极开展融合性组织的工作,并计划主要重点从经济、生活、心理、文化着手2014年融合工作: 一、加快经济层面的融合   经济层面的融合,即工作层面的融合。主要指外来务工人员进城后参与经济活动的深入程度、收益等方面的融合情况。绿都社区积极展开劳动保障及医疗保障工作,为社区计划为外来居民与本地企业搭建沟通桥梁,使得外来新奉化人在找工作方面多了一个方法。   总体上看,外来务工人员来奉化工作的主要目的是改善经济状况、主要困难是自身素质低和就业难。第一,经济条件差、就业难、社会保障差。有相当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从事纺织和服装业、电子和机械类、印刷和礼品类、塑料和包装类等的简单职业或自己进行小本经营来维持生活,来奉化工作主要是想改善经济状况。第二,学历低、技能少、工资低。此外,奉化的外来务工人员由于受文化、技能等因素的制约,他们一般从事本地人所不愿干、不肯干的脏、苦、累、差、险等活,收入少,待遇低,稳定性差,一旦失业或一时找不到工作,连温饱都得不到保障。   针对这种情况,奉化市绿都社区新老居民融合性组织工作积极发挥好社会融合作用,为外来务工人员就业牵线搭桥: 第一.搭建就业平台,拓宽就业渠道。 第二.维护务工者权益,协调劳务矛盾。 二、提高生活层面的融合   生活层面的融合主要指外来务工人员与城市居民互动的行为方式和日常生活方式方面的适应过程。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外来务工人员来奉化后在生活层面的融合上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业生活贫乏而单调。大部分外来务工者闲暇时间较少、娱乐安排也比较单一。主要是看电视、聊天、打牌,其的还有走亲戚、找老乡等。第二,居住条件简陋、生活方式节俭。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外来务工人员的居住方式有居住用工单位宿舍、简易工棚、租赁私房等多种形式(如图4所示)。他们生病基本上是上小诊所或便利药店解决,主要以价格低廉的药品为主,一般生病了也不愿花钱治疗。第三、与城市居民交往有限。外来务工人员交往的对象主要是同乡和从其它地区来的务工人员,社交圈子相对较小、比较狭隘。同时,他们与城市居民交往过程中更多的只涉及业缘关系,而没有更深情感上的交流。   针对这种情况,奉化市绿都社区新老居民融合性组织工作积极发挥好社会融合作用,为外来务工人员的生活融合牵线搭桥: 第一, 建立沟通服务平台,促进生活融合。 第二, 及时扶危助困,解决各种生活问题 三、促进心理层面的融合   心理层面上的融合,即外来务工人员也认为自己是城市居民。心理融合是城市融合的最高等级,是真正融入城市的标志。从理论上讲,只有完成了心理的融合,才能算是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融合。具体表现为:   在外来务工人员对城市和城市居民的看法上,认为城市与农村的差异较大,城市生活较难适应,心理融合较难。第一、自身认知仍是非城市、边缘人心态强烈。外来务工人员群体普遍存在着复杂的“边缘人”心态。他们的“边缘状态”为生活在城市、户口在农村;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城里人,却又否认自己是地道的农村人。他们是亦城亦乡、亦工亦农、非城非乡、非工非农的边缘人。第二、乡土情结较深、压抑心态较重。从地域流动看,当外来务工人员从一个农村的环境转到另一个城市的环境时,以前养成的习惯还未适应新的环境,此时,对于这个新的环境来说,他们的属性是不稳定的,因此这就会使他们产生紧张感、失落感,表现出过分小心、谨慎、自卑和不敢自作主张的心态,对自己的天性可能进行抑制。   针对这种情况,奉化市绿都社区新老居民融合性组织工作积极发挥好社会融合作用,为外来务工人员的心理融合牵线搭桥: 第一, 搭建文体活动平台,增进感情沟通交流。文体活动是外来务工人员和本地人员一个很好的为彼此增进交流沟通的有效载体。 第二, 妥善处理矛盾,增进归属感和安定感。 第三, 发挥外来务工人员积极性,共建共享。 四、增进文化层面的融合 外来务工人员与奉化本地人在文化层面的融合,主要体现为语言的融合:新老奉化人之间在语言上的冲突和误解,最终还是通过工具性支持,国家的政策导向,而实现了彼此的融合和认同。一方面,新居民讲奉化话。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新奉化人或新居民也慢慢适应了奉化的语言环境,并不同程度地学会了奉化方言。按照时间顺序,新奉化人到奉化三年、五年、尤其十年以后,就可以从一部分听懂到大部分或完全听懂奉化话,并渐渐学会讲奉化话。另一方面,普通话获得合法性。从1990年代起到现在,新老奉化人在公共领域、工作领域、私人领域形成直接的、长期的、本质的联系,这样,既强制性地逼使新奉化人放弃自己的方言,也同样逼使老奉化人学会新的语言工具——普通话。从而保障了沟通上的融合。绿都社区积极推广普通话工作,正是为了加快融合。 绿都社区计划在这四个方面,发挥积极地宣传和引导作用,积极做好2014年融合性组织工作。 绿都社区